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三卷 吸血驚情 第六百七十九章 初臨古巫遺地

      狂風鼓蕩,不絕于耳,伴隨無止境的飄浮動蕩與墜落之感,一時間,鄭吒感覺自己仿佛化身風暴潮汐中的一截枯木,空有力量,卻毫無著力之處,只是茫茫然不知身在何方,心生無比的不安。

    仿佛只是須臾之間,又仿佛相隔漫長歲月,狂風中喧囂雜亂的聲音越來越震耳欲聾,伴隨著越來越濃厚的血腥氣,天崩地裂般的轟蕩雷音中,如同有無數神魔荒獸在大吼,在廝殺。

    鄭吒瞪大雙眼,放眼望去,在他的雙眼之中,慢慢映入了一幕幕紛茫滄桑,仿佛裹著厚重歷史塵埃的場景。

    那是一個無比浩瀚慘烈的戰場,無數密密麻麻的身影,彼此混戰糾纏在一起,嘶吼和咆哮的聲音傳來。

    “這里是……”

    那是無數奇形怪狀兼且窮形惡相的怪物正在廝殺,雖說雙方都是狂悍嗜血的非人怪物,但鄭吒還是能夠看出其中一方并非獸類,而是有著高度文明與組織的智慧種族。

    那是一群有著大致人形,卻面相猙獰,宛若神魔般的存在,他們全身上下布滿各種瑰麗而古樸,仿佛圖騰般的圖案,或腳踩火龍,或耳掛青蛇,或背生雙翼,或三頭六臂,手持斧鉞刀劍各式武器,噴吐光炎、降下雷火或者播撒甘露,集結戰陣,駕馭戰車馳騁沖殺。

    荒獸潮涌,直若汪洋恣肆,淹盡洪荒,其數目何止億萬,花樣繁多的荒獸天賦異力交匯,造就重重異駭異景觀,天空中一顆顆星辰呼嘯墜落,砸向地面,掀起驚天動地的地震,狂風,大火。大地塌陷下去一個個深不可測的黑洞,裂壑縱橫,又有無數或厚重或尖銳的石刺拔地暴起,再被天火烤得板結枯裂,隨后被或陰或寒或冰的氣息席卷而過,硬生生凍裂。天空撕裂,空間紊亂褶皺,疊影重重,又不時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山巒浮酥,不斷向上空飄去,在飄離的過程中不斷粉碎!

    萬獸橫行肆虐,將最原始最野性的血腥與殘酷演繹到淋漓盡致,然而與其對敵的神魔戰士更是悍勇無畏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面對著數量遠遠超出他們百倍的敵人,他們竟然選擇了沖鋒。

    哪怕甲碎刃折,他們飛舞的頭發,也如同一口口利劍,向獸潮瘋狂斬去;他們咬碎的鋼牙噴出,猶如漫天橫飛的神弩,將無數荒獸打成蜂窩一般;他們眼珠爆碎,卻與所有被一起映入眼簾的荒獸一并粉碎;他們的血肉橫飛,在空中流轉勾勒,化為一幅幅血色圖騰,造成一系列驚世駭俗的殺傷或者陰毒刻骨的咒殺……

    這已經不足以用浴血奮戰來形容,而是哪怕粉身碎骨,他們的每一滴血,每一塊碎骨,都能榨盡殘余的一絲生機,燃盡剩余的點滴能量,讓殘肢碎體也化成滾滾毀滅洪流!

    無盡神通異力橫掃,無數光無數火無窮毀滅,匯聚成巨潮、狂瀾、鋪天蓋地;成千上萬荒獸從空中掉落,一具具神魔殘尸隕落,各種顏色的鮮血如雨,滂沱落下……

    眼前一幕幕似乎僅僅是幻影,但又絕不僅僅是幻影,無論種種威能爆發造成的能量與虛空擾動,以及那澎湃狂野、蠻荒暴虐的無邊煞氣,猶如洪荒大毀滅的慘烈蒼涼都是超越了視聽等感官之外的具體全面,真實生動,讓鄭吒近乎身臨其境,全方位體驗了這一番什么磅礴、澎湃、兇猛、激烈,所有他知道的言辭都無法形容的惡戰。與之相比,自己曾參與的無數場驚天動地的戰斗都簡直成了地痞流氓街頭群毆。

    雖說這一切總如水中撈月般難察究竟,更無從接觸,但水中月終究是真實明月的倒影,若能摒棄水波動蕩等一系列干擾,足以從中解讀出有關明月的許多信息。而鄭吒正是憑此漸漸洞察、確認了一個難以想象的事實

    “這是……基因鎖?這些人形神魔的主力,都已經開啟第四階基因鎖!”

    鄭吒喃喃自語,雖然這群神魔戰士在戰斗中表現出的能力委實不勝枚舉,花樣百出,但他卻憑著一份刻骨銘心,血脈共鳴的本能很快捕捉到其中關鍵這種深入掌控自身一切本能與潛能,能夠借諸每一絲毫皮毛膚發、每一點滴血肉發揮的種種強大能力,正是源于基因鎖,尤其是四階基因鎖為根基所發揮力量體系!

    “好像不是風云世界四大瑞獸那種只是具備部分四階特征的偽四階……他們對基因鎖力量的發揮與運用幾乎堪稱極盡完美,不該是殘缺品所能做到,連我都想象不到各階基因鎖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相比之下,我所掌握的一切技能,無論是血能、內力還是模仿各種強大生物基因乃至人仙諸竅,對四階基因鎖的發揮與運用都堪稱牽強附會,削足適履到慘不忍睹的地步,莫非他們的戰斗方式才是基因鎖運用的正宗正統?他們身上遍布皮膚、骨骼、甚至每一塊血肉,無所不在的圖騰紋理又究竟是什么?”

    鄭吒自然可以看得出那些神魔身上的圖騰紋理絕不僅僅是裝飾而已,事實上在作戰過程中,那些圖騰紋理無時不刻都在進行繁復變化。哪怕看起來毫不顯眼的小小一處,也能在瞬間如萬花筒般展開無窮瑰麗雄奇的無數細節,帶動他們的身軀、意志、能量、空間發生一系列神奇奧妙而又渾然樸質的變化,血肉可化不朽金石、呼氣可化遮天毒云、水火可共融無間、虛空開辟而又塌縮、大地生出吞噬一切的巨口、沙漠化為蟲海、狼牙奇峰平地而起、參天木林憑空長成……看上去,他們似乎通過各自身上的圖騰網絡,將自身與外界一切物質、能量乃至天地自然無疏無漏地盡數裹挾混同,網羅其中,如驅指使臂般隨機加以熔煉、重構、增殖、突變……最終成就蠻荒渾樸,而又充滿無窮靈性的諸般威能。

    “照之前的說法,仙秦是送我們到‘古巫遺地’進行最終決勝,莫非這些活躍在洪荒遠古的古巫,所運用的正是基因鎖?而他們送我們這批同樣開啟基因鎖的輪回者前來,又有什么更深的用意?那只是……相柳!?”

    就在鄭吒驚詫莫名間,卻見一只龐大如山岳、肆虐如海嘯的九頭蛇闖入戰局,九道如長河席卷的渾噩毒流交錯,將無數神魔戰士盡數侵蝕吞噬、尸骨無存。但與此同時,無數神魔戰士的拼死反擊也讓它龐大的蛇軀遍體鱗傷。緊接著,一柄遍布恢宏雄奇圖騰的古樸巨斧帶著無邊蒼茫霸勢從天而降,遮蔽日月,碾碎云天,橫亙地極地狠狠劈落,當即將九頭蛇的一個頭顱從中斬落,一時毒血如瀑如潮,泛濫成災……

    驚天動地的一斧直讓鄭吒心弦劇震,胸中熱血沸騰,恨不得撕開衣衫,也用手中的虎魄劈出如此暢快淋漓,雄烈無窮的一擊!

    但還未等他從震撼中回味過來,風塵中的情景便已不可挽回地漸漸遠去,仿佛重歸塵封的歷史塵煙深處。隨后,呈現在鄭吒眼前的,是一片荒蕪干涸,四分五裂的大地,一個個無比巨大的隕坑遍布,仿佛被墜落的烈日燒化了一樣,一片焦黑。

    在視線的盡頭,有百萬座大山橫貫虛空,形狀大小各異,大的縱橫數千里,堪與星球相比,小的則只有拳頭大小,多的難以計數。它們并非是靜止不動,而是正在緩緩浮動、移位,伴隨昏黃的塵埃飄飛遠揚,仿佛那里已失去了引力,大地正從邊緣開始分崩離析。

    更遠的天空只見一片若遠若近,忽明忽暗的詭異星空閃爍不停,光線在那里扭曲錯亂,勾勒出一種空間紊亂的景象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支離破碎的,瀕臨崩潰的破滅世界。而導致世界毀滅的,多半正是鄭吒之前看到的那一系列慘烈的戰斗。而之所以能夠看到這些過去的情景,或者是因為其時空法則同樣紊亂;或者是因為仙秦在傳送過程以某些手段刻意為之。

    鄭吒如流星般直墜向地面,但雙腳一踏,便有一股巨力在腳下炸開,推動他變向向前飆飛。

    “如果古巫一族運用的真是基因鎖體系,而且還強大全面到這種程度的話,找到強大古巫的尸體,研究他們身上圖騰的原理,應該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實力!”

    鄭吒心中怦怦亂跳,之前觀摩到的一系列場景給他造成很大刺激,也為他展現了另一翻別開生面的新天地。他一名在空中飛速疾行,一邊仔細搜尋所到之處的每一寸地面,

    作為古戰場遺址的地面,只見遍地布滿殘碎骨骸,以及一些殘破不堪,靈氣盡失的兵器法寶碎片,不過卻皆無鄭吒渴望了解的圖騰紋理。

    “從古巫戰士戰到燃盡每一塊殘骸的戰斗風格來看,他們的尸骸遺留下來的機會相對較小,這里的尸骸應該都是荒獸的尸骸。至于那些武器法寶雖然多半是古巫的,但大概也沒有自帶圖騰紋理,而是從使用者身上蔓延覆蓋上去的……”

    鄭吒心知這些殘骸或許隱藏了許多寶貴之物,但他卻已沒有時間在翻撿破爛上耗費多少功夫了。畢竟,他此行的最終目標,是盤古開天斧、盤古真血、造化玉碟、都天神幡一系列寶物。

    “既然在古巫的地盤開戰,古巫就是守方。照理說,戰況越激烈、造成的破壞越嚴重的地點,就應該是古巫重點防守的要地了,在那里,才有可能找到重要寶物……”鄭吒一邊飛行一邊尋思,眼前整個世界就是一個無比廣闊的大荒漠,而且一派了無生機,寸草不生,波瀾不起的死寂,著實缺乏可供定位的具體目標,不過鄭吒心中已有大致的思路,只往破壞最嚴重,殘骸遺留最多的地方去了。

    驀地,鄭吒飛行中的身形一個疾閃轉折,皺眉看向原本前進路線上的某處虛空,雖然表面上看一無所有,但若有絕佳的眼力,就會發現那里的空間微微扭曲,而且有著諸多輕微的裂痕,就像破碎后又小心拼合起來的哈哈鏡。

    “果然是瀕臨破碎的世界,隱藏的空間裂痕處處,要是落入其中,即使不被裂痕攪碎,也不知會落到什么險惡之地……那外泄的絲縷氣息,似乎是……都天煞氣?”

    鄭吒小心地抽出虎魄,對撞前方輕微扭曲破裂的虛空一刀劃出。隨即只聽一聲直叫氣血郁結、神魂沉淪的如雷悶響,一股都天神煞從虎魄斬開擴大的虛空縫隙中洶涌噴發,數秒之后才隨著裂痕的縮小而漸漸平息,雖然烈度遠比起之前八首海蛇所引發的那一波更小,但卻也是鄭吒絕不希望被正面噴中的。

    “又是見鬼的都天神煞,真是洪荒特產,無所不在……這么說這個世界也是都天神煞肆虐過的,不過神煞唯有以生命力為柴薪才能存于人間,這個世界的生靈都已滅絕,所以神煞也沉寂下去,但卻不知為什么沒有消散,而是沉淀在虛空深處,就像結了冰的湖面下的水,只要破壞冰層,就會重新涌出……”

    鄭吒的面色頓時有些難看,這意味著他最為得意的殺招,足以破壞空間的攻擊在這個世界不好隨便運用,否則引發的后果坐實難料,不過轉念一想這豈不也代表著自己刀招的威懾力大增,再怎么不好,都有可能來個玉石俱焚,所以這種局面也不好說就是自己吃了虧。

    鄭吒速度甚快,不到半小時就已飆出數萬里之外,只見地面的殘骸與破壞痕跡越來越多,無數巨大的掌印、拳印以及奇特的武器印記遍布,空間的扭曲碎裂痕跡也變得越來越頻繁,讓鄭吒時不時需要變向避讓。

    “咦,那是什么?”

    驀地,鄭吒注意到眼前一處堆成山峰的眾多荒獸殘骸,而更引人矚目的是,骸骨之山之上有一尊身高近三丈,肩生四臂,從手腳、關節各部分延展出十幾柄鋒芒凌厲的骨刃、骨刺的白骨巨人拄著一柄破破爛爛的旗幟屹立不倒。巨人身上一件朽爛不堪,僅有兩三成殘余的鎧甲,仿佛已經歷了萬千年的古老歲月侵蝕。然而與之相對的是,巨人的骨骼卻幾乎沒有什么朽壞的痕跡,而是呈現出一種看似剔透而又無論如何無法看透,近乎金剛琉璃質感,上頭遍布圖騰紋理,顯于表,藏于里,表里貫串如一,歷經漫長歲月卻沒有磨滅。

    “是古巫的殘骸,居然還能保留得如此完整,大概這家伙和我一樣也注重肉身的堅固,甚至還要更加極端,戰到力竭之后,已經沒有余力去自爆肉身了!”

    目睹骨骼上的圖騰,鄭吒一時感到某種莫名的火焰從每一個細胞深處燃起,灼熱得讓人透不過氣來,焚燒的痛苦,又有著無比的空虛與冰涼,仿佛在沙漠中長途跋涉,斷水多日的旅人面對綠洲,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去埋頭痛飲,哪怕淹死都在所不惜的那種無法遏制的渴求。若是鄭吒還是四階初程度,這種源自基因本能,如火如荼的無窮渴望早已沖垮了他的神志,主宰了他的一切行動!

    不過他畢竟已是四階中的境界,在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吶喊、躁動的情況下,依舊強行鎮靜下來,先是繞行一周仔細觀察四周是否有隱藏的兇險,再小心翼翼地伸手虛按巨人骨骼上的圖騰紋理,隨即只見巨人骨骸的表面輪廓變得一片模糊,仿佛被籠罩在蒙蒙薄霧之中。卻是他將刀氣化為極細極薄,入細入微的萬鋒億刃,開始解剖探尋這些骨骼圖騰的奧秘!

    這是主要源自魔刀刀意的一種運用,配合鄭吒四階的入微感應與龐大的信息接收處理能力,足以偵測到分子、原子級的領域。不過這種偵測卻是破壞性的,在徹底了解對象的同時,往往也是徹底分解了對象。畢竟,他的一切能力幾乎都是立足破壞基礎上的延伸與輔助。

    他的神情充滿了意想不到的震撼,卻又帶著幾分古怪,他很快就已分辨出那些圖騰紋理的基本構造那儼然是由億萬緊密糾纏串聯的鏈條構成,而那每一道纖細而又具備尤為穩定牢固的微觀構造,任何一微米的尺寸都蘊含無窮信息的鏈條,卻又都是某種讓他異常熟悉的雙螺旋結構!

    “這,這不就是雙螺旋基因鏈嗎?莫非這些古巫身上的圖騰,就是抽取身上每一個細胞的基因鏈,再悉數串并、編織而成的一個更加龐大的網絡,一個超龐大的宏觀分子?這樣一來,他們身上還有沒有細胞結構?這樣的形態,算是多細胞生物還是單細胞生物?”

    鄭吒心知人體約有四十到六十萬億個細胞,而每個細胞最為重要是細胞核,細胞核最重要的則是足有近十萬基因片段,儲存一切遺傳信息的雙螺旋基因鏈,若是這些都被抽取出來去構成圖騰網絡,那么這個網絡包含的信息量之龐大,從宏觀到微觀結構之繁復將是難以想象的,而且這也意味著這種狀態下全身多細胞結構已被破壞,整個生物體唯有獨一無二的一套基因網絡,某種意義上變成了單細胞生物。

    不過只要能變強,哪怕變單細胞生物也顧不得了!不知不覺間鄭吒的雙手已直接觸摸在骨骼的圖騰紋理之上,心神越是沉浸其中,便越是感覺到無窮奧妙,紛沓而來,讓人如癡如醉。

    須知人體之精妙,也僅僅由每一個細胞內數萬個基因片段中的一小部分進行表達的結果,其余無數隱藏的性狀,則是要到了解開四階基因鎖才能夠啟發。然而與這套基因網絡相比,每一個細胞的所有基因片段只不過是一個單詞去比擬整個超大規模圖書館的所有書籍,能夠造就什么樣的奇跡豈能想象?

    雖然是區區一具骨骸,但在圖騰網絡的神秘作用之下,卻是堅固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這種堅固,卻又不像“不可磨損規則”的物質鎖定空間,而是純粹物質層面的堅固。

    沒有任何分子、原子甚至原子結構存在,一切都是由緊密相連的中子、質子與電子氣體構成的超致密簡并態物質。但是在這種密度超過普通物質萬億倍的超致密骨質之中,又充滿了奇妙的微觀空隙,開出無數四通八達,無限分形細化的微觀隧道,處處皆有孔、孔中又有孔,孔中之孔仍有孔……這不僅使得骨骼有著強大的柔韌與可塑性,而且整體密度只是接近普通金屬的程度,不至于致密到任何地面都無法承受的地步;同時還導致任何攻擊能量作用到骨骼之上,都會如同暴雨落到排水系統異常發達的城市內那樣轉眼間被分流瀉走,難以造成損害。

    某種程度上,這種骨質近似于由超致密纖維編織的海綿,但即便是“海綿體”,磐石鋼鐵之類常規的堅固物體來說,這種骨質卻遠比鉆石還要堅硬千萬倍!

    正因為如此,哪怕是在鄭吒無孔不入,足以切削空間的刀氣侵蝕之下,骨骼也僅僅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徐徐消蝕,照這樣,鄭吒甚至要花上數天的時間才能將這具骸骨徹底剖析分解。

    不用去刻意揣摩計算些什么,鄭吒身上的細胞已進入一種無比的亢奮與活躍狀態,在基因的震蕩和重組之中,許多細胞內基因鏈紛紛突破了各自所在的細胞核、細胞膜,彼此串聯、組合、補完,只憑本能模擬著白骨圖騰開始形成一個局部的基因網絡。雖只是初步雛形,但“心之壁”力量也被引導著隨網螺旋交織、律動連連,就如精密絕倫,層層增壓的億億萬微觀齒輪般,以作用范圍極小卻足以壓碎原子的超級壓強,把自己的身體組織作為原料,強行絞合壓縮出絲縷超致密絲狀物,雖然其量極微,但若是隨著時日推移逐漸增多到遍布全身,就足以讓鄭吒的身體強度在無形中更上一個新臺階!

    一條暢通無阻的全新強化與進化道路正在自己腳下徐徐展開,那種源于基因本源的無比滿足與愉悅感,讓鄭吒不覺沉浸。而這一沉浸,一晃就是三個多小時,那具骸骨表面也已被磨去一層皮,但骨骼的肢體關節部分的骨刃卻依舊絲毫無損,只因其鋒銳程度竟凌駕于鄭吒刀氣之上,刀氣劃過,反而遭骨刃干凈利落剖開。

    在自我強化的愉悅與滿足中,一種恥辱與憤怒之感油然而生,自己歷盡無數磨難才磨礪成的毀滅之刀,竟然還比不上一具歷經千萬年歲月的骸骨?

    急于探尋的欲求,與不甘認輸的好強交織到一起,鄭吒驀地凝力于掌,正面直劈到一柄骨刃之上。

    貫徹無比毀滅意志的滅絕刀氣,“心之壁”加持強化的身軀,“金水強化”賦予的銳金鋒芒與質量壓縮,以及占據絕對主動地位的攻擊方式,一劈之下,果然當即讓骨刃從中崩缺一個米粒大的缺口,然而與此同時,鄭吒的掌沿卻也見了明顯血跡,這一拼,竟然是兩敗俱傷!

    鄭吒的掌刀甚至足以抵御空間撕裂,已經不是物質層面的堅固與鋒銳所能造成傷害。然而在他的掌刀崩壞骨刃的同時,刃鋒一線已經致密到一個臨界點的骨質,在進一步擠壓之下竟然局部塌縮形成數個比電子更小的微型黑洞,巨大的黑洞潮汐力將他的“心之壁”撕出一絲縫隙,又在不到億萬分之一秒內蒸發殆盡,在極小的范圍內爆發數億度高溫與超強伽馬射線,不僅撕裂了鄭吒的手掌,還將他手部大量細胞的基因鏈都轟了個支離破碎!

    一擊受創,鄭吒雙目忽然流露出無比瘋狂之意,當即收了虎魄,雙掌掄起,狂風暴雨般對骸骨的各處骨刃一陣瘋狂斬劈,轉眼間,他的雙臂便傷痕累累,每多劈一下,都會多出一道淺則破皮,深則入骨的創口遍布,內里的基因鏈更是被破壞得慘不忍睹,與此同時,骨刃鋒芒也開始持續崩缺,血沁白骨。

    在連番受創的刺激下,鄭吒全身氣血狂涌,不斷替換催生雙臂已經被徹底破壞的細胞,全身基因的活躍程度更上一層,不斷粉碎而又不斷重構,如火如荼地瘋狂吞噬、同化那些從骸骨之上粉碎剝落的骨質,拼接串聯每一枚微末碎骨上的圖騰,努力將其化為自身一部分。而隨著鄭吒鮮血深入骨骼之內,他對骨骼內部圖騰的感知也驟然深入了許多。雖然表面上這種虐尸行為不怎么好看,但卻一下子把對白骨圖騰的解析效率提升數倍。畢竟,四階的進化與強化還是要來得粗暴與瘋狂一些為好,深思熟慮的研究與揣摩可不是他的風格!

    不過就在此時,忽有異變發生。一道纖細而凌厲的紫芒不知從何而來,破空襲向鄭吒,但遇上他籠罩周身的刀氣,頓時湮滅。

    與此同時,骸骨頭部,其中一個空洞的眼窩中,忽然憑空生出一道或是絲狀的陰影,或是扭曲的輕煙一般的事物,蔓延而出,完全無視鄭吒刀氣亂斬,就如幻影一般悄無聲息而又快逾流光地繞著鄭吒所在的骨山環繞一周、一周、又是一周……

    這種近似煙霧的未知異物每盤繞的一周都是異常工整的大圓,范圍沒有任何擴大,然而它所蔓延的軌跡卻并非周而復始的圓,而是奇異地呈現蚊香一般的螺旋線。只因它每饒一周,之前所圈住的一切都會隨之縮小二分之一,如此重復、重復、再重復,近乎無限地微縮,幾十圈下來,最中心的事物早已縮小成根本無法辨識的一點,不知落到什么處所去了。

    “見鬼了,怎么回事?”

    帶著一道如龍如雷氣嘯飛速折返的鄭吒手持虎魄,面色鐵青,怔怔看著下方仿佛被無底的沙漏吞噬,連同所在一小塊沙漠徹底縮小不見的骨山。

    他到底沒有被基因本能徹底控制著沉浸其中,在紫芒突襲的同時當即發現不對,當即火速動身向外闖,總算及時沖出圈外。若是反應或者行動的速度稍慢,自己越是縮小,這個圈子相對于自己就會越是巨大,方圓之地轉眼間就能化作海闊天涯,到那時只怕就出不去了。

    而他一朝出了圈外,縮小的身形就自然而然地恢復正常,不過由于加速實在過巨,一瞬間飆出十數里外,折返之后,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具至關重要的古巫骸骨在無限縮小的螺旋空間中消失不見。

    雖然遠遠還沒能徹底弄清楚白骨圖騰的奧秘,不過鄭吒起碼已確認了這具生機已徹底枯竭,連死氣或者其他任何能量都蕩然無存的骸骨起碼是不可能詐尸的,卻無論如何都料不到竟發生這種怪事。而且整個過程中沒有絲毫能量波動,四階的危機直覺也沒有任何反應,一切就仿佛只是不真實的錯覺或者幻象。要不是自己憑理智迅速作出反應,此時早已失陷!

    “不大可能是因為空間不穩定而自然發生的塌陷,應該是某種有針對性的畸變空間陷阱,那么究竟是我觸發了這具骸骨身上原有的陷阱,還是有人專門利用它來暗算我?”

    就在鄭吒疑竇叢生之時,天際忽有一道青虹橫貫,須臾便已近在眼前,往地上一落,就從青光中走出兩人,一青年道人,以及一位一披著一副西式白甲,甲面如霜似鏡的騎士。

    “是你們?”

    鄭吒露出些許意外之意,只因來者都是熟人,一人正是羅應龍,而另一人卻是當年在x戰警世界有一面之緣的北冰隊隊長瓦格納。

    很顯然,羅應龍自己也是“千秋競擂”的參賽者,而且看起來還搶在自己之前進入古巫遺地,當然他應該是通過白虎塔或者玄武塔進入。此人的戰斗力或許不如他,不過有著眾多修真法寶與法術,卻也是絕不容低估的一名對手。至于北冰隊隊長瓦格納,從氣息來看也是非同小可,很可能也已經突破四階,雖然當年在x戰警世界北冰隊選擇與中洲隊合作對抗東美洲隊,但眼下形勢,還不好說是敵是友。

    鄭吒雙掌雙臂表面上早已痊愈如初,不過深入基因層面的無數創傷還沒完全恢復。此時他的血肉組織與破損骨質正在剛剛形成的圖騰雛形作用干涉下飛速重組質變,雖說每過一秒強度都會有質的提升,不過暫時還是處于一個相當脆弱的低谷,所以他不敢托大,虎魄依舊緊握在手,帶著戒備看向對方。

    只見羅應龍卻擺了擺手,以一種充滿疲憊的語氣說道:“別誤會,我可不是來找你麻煩,要不然剛剛就不會以紫郢劍光為你示警,至少在大部分古巫遺寶有了著落之前,我想我們最好還是選擇合作而不是內訌!”

    一旁的瓦格納同樣點頭贊同道:“我同樣認為在確認這里的形勢之前,所有輪回者應該攜手合作!”

    “原來如此,這倒要說聲多謝了……”鄭吒面色緩和了不少,不過倒也沒多少感激之意。畢竟以他的反應速度來說,羅應龍的示警其實有些畫蛇添足,而且對方顯然也是早已暗中關注,卻偏偏等到異變發生才特意示警,更多意義只是表個態而已。

    而羅應龍同樣也沒奢望鄭吒對他有多么感恩戴德,見對方語氣和緩,便繼續問道,“我想你也已經發現了這種尤其適合四階基因鎖開啟者運用的古巫圖騰。不過看樣子,你還是首次在接觸圖騰的過程中遭遇了這種怪異現象吧?”

    鄭吒喔了一聲,點點頭道:“原來你也遭遇過這種無限縮小的陷阱,難怪能提醒我。”

    “不是,我遇上的,還要麻煩許多……”羅應龍卻搖了搖頭,不同于之前一副滿不在乎的憊懶性子,如今的他表現得充滿疲憊,作為這個等級的修真者來說,這顯然是心力透支的結果。

    鄭吒也注意到羅應龍的表現,皺了皺眉問道:“那你遭遇了什么,方便說說么?”

    羅應龍也不賣什么關子,當即回道:“我當時和你一樣,發現了一具保存基本完好的古巫骸骨,在反復確認并不存在什么問題之后,就布下陣法在內研究上頭的圖騰。

    一開始一切順利,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后,圖騰上莫名閃現一個類似莫比烏斯帶的旋扭怪圈,但當我把注意力放到它之上時,卻無論如何無法確認它的存在,仿佛之前只是錯覺。

    似乎由于分神他顧,讓我不覺忘了我之前將圖騰研究到哪一段,于是我只能再回頭研究……之后,旋扭怪圈再次閃現,我分神之后,又回頭研究,然后,旋扭怪圈又再出現了……”

    鄭吒聽懂了,一時只覺一股寒意從心頭升起,倒吸了一口涼氣道:“也就是說,你陷入一個無限循環的怪圈?” ( 無限道武者路 http://www.iebtji.live/4/4046/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