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二章 寶馬鐵象 端第353節 又是一個極端狠角色

      梁翠容一聽方進石要馬上搬到江南去,而且是一定要在一兩天內就動身,不由的皺眉道:“這也太著急了,這上上下下一家大小的哪里來的及,你以為還是你當初穿著破破爛爛的光棍一個人睡大街上那般容易?”

    方進石道:“有什么不容易的,請的人都把工錢給人家結了讓人家回家去,收拾一下值錢的和路上用的,大門一鎖也就是了,怎么個不容易了?”

    梁翠容道:“你且說一下,那些是值錢的,那些是一定要帶上的,別到了淮東了,又怪我這個沒帶那個不見了。”

    方進石心煩的擺擺手道:“你自己看著辦,真不知道就什么也不帶了,人過去就行。”說完自個出門去了。

    梁翠容呆坐了一會兒,她的小妹劉浣青過來問:“四姐,姊夫最近脾氣變的可是不大好了。”

    梁翠容道:“可不是嘛。”

    劉浣青小心的問:“真的要搬到南方去?”

    梁翠容道:“這次看他是鐵了心了,不搬怎么能成?”

    劉浣青道:“看你有時關起門來罵他,姊夫話都不敢多說,這等大事上,你卻對他沒半點辦法。”

    梁翠容道:“男人是大樹,女人是藤,向來都是藤纏著樹生長,何見過樹繞藤?女人再要強,也強不過房門口,要不然這日子沒法過了。”

    劉浣青聽了后,道:“姐姐真會打比方。”

    梁翠容笑了一笑道:“這都是你姊夫教我的,別看他胸無點墨,有時候說話還是很新奇的,也讓人信服,哎……現在你還不懂這個道理,等以后長大嫁了人了,可不能再像現在這般說話了。”

    劉浣青也笑了道:“是啊,他怎么也不會說出‘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這樣文雅的話來。”她收了笑容,又道:“若換成是我,我非要讓說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有道理了我才搬,沒道理的話,就是休了我,我也不搬。”

    梁翠容嘆了一口氣,雖然是自己妹子,也跟著自己,但是她都這么大了,梁翠容也已經無法更改她的想法了。

    她只好起身,去召集府中的下人們講明要搬走,然后又多補了些工錢,遣散了下人們,留下一個值得信賴的老人給他們看門,回頭又去給黃金綿說,方進石早就告訴黃金綿了,也己開始收拾東西了。

    這樣忙了一天,方進石又去和施全說,最后終于說動施信帶著施太公一起去江南,只是說給老人家游玩游玩,看一下江南不一樣的風土人情。

    兩家集了五六輛馬車的東西,方進石又叫上季長安,有了季長安在身邊,方進石此次再去淮東就信心滿滿,這次去淮東他可是不打算回來了。

    說是要走,卻又耽誤了兩天,誰也不知道他不沾家的在做什么事,這天終于開始動身了,梁翠容交待好幫忙看家的老人,全家人跨上馬車,包括喬凌兒,一路出城門向南而去。

    這一路上方進石讓趕路甚急,停歇也不過是稍稍休息一下馬上就走,一路走到信陽路的一個小鎮上,這鎮子叫平橋鎮,是一個幾路通衢的要道。

    梁翠容抱怨道:“你這是逃命么?有人追著你么?走的這么急,黃二姐還身子不方便呢,施老太公年紀那么大了,如何受的了。”

    方進石看看這平橋鎮的環境,就陪了笑道:“好吧,不走就不走了,這里附近聽說風景不錯,休息幾天再趕路也好。”

    他當即讓人竟然去一座山腳下租下了整整一個院子,說是讓大家好好休養幾天再趕路,梁翠容瞪大了眼睛道:“我只不過是說不要那么趕,又沒說停下來幾天,你鬧什么玄虛?”

    方進石道:“汴梁城外兵荒馬亂的,當然要急急離開那里了,這里已經很遠了,此地風景不錯,茶也不錯,不如停下來玩上幾天再走不遲。”

    梁翠容看了看他,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方進石道:“我晚上再和你說。”

    眾人分配好房屋,一起就在這院子住了下來,這一路行來走的太急,所有的人都又累又乏,全都早早休息了。

    月到中夜,方進石悄悄的出了自己房門,去到外面馬廄拉了馬匹,摘了鑾鈴,慢慢的從大門走了出去,這山村寂靜,他怕聲音太大吵醒了別人,不敢馬上騎馬,只敢拉著馬前行。

    走了幾百步后,到了村口道路,方進石回頭看了看那出來的房屋,跨馬鐙上了馬,抽出馬鞭準備催馬跑路了。

    忽然身后傳來一聲清亮的聲音喊道:“方進石,你往哪里去!”

    方進石猛然間打了個激靈,嚇了一跳,這馬鞭就抽不下去了,他回頭一看,月光之下,隱約可見一個個頭小小的人影站在不遠處,那人影身上好像還有兩點綠色光芒,這深更半夜的著實有些嚇人。

    這人影慢慢的向他移動,等到了近處,方進石才長出一口氣,原來這人影是一個年紀不過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她身形瘦瘦,頭發在夜風中吹的飛揚,那發光的兩點綠光,原來不過是她手中抱著的一只白貓的眼睛。

    這女孩是方進石的小姨妹劉浣青,方進石盡管感到意外,卻放下心來,對劉浣青道:“這么晚了你在這里做什么?”

    劉浣青走近他的馬前道:“你還問我,你這大半夜的準備去哪里?我看你偷偷的解了馬出來,就好奇跟上來看你要去做什么。”

    方進石只好從馬上又重新下來,尷尬的道:“姊夫臨時有點急事要去辦,午間就回,這深更半夜的也不安全,你還是快回去睡覺吧。”

    劉浣青又逼問一句:“我四姐知道嗎?”

    方進石道:“她當然知道了,不信你回去問她。”

    劉浣青道:“能讓你半夜偷偷跑出來的,必然是要去做大事,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看看。”

    方進石萬萬沒想到她提出這樣的要求,無奈的道:“我是去辦點公事而已,又不是背著你四姐見那位姑娘,你去看什么?”

    劉浣青道:“若是你去勾三搭四的做什么不要臉的事,我才懶得管你呢,我猜你是要跑回汴梁是吧。”

    方進石微吃一驚,道:“不是,我不過是到信陽城里找一個朋友。”

    劉浣青正色道:“鬼才信你這個話呢,你這么懶,會為了見一個朋友半夜三更的跑過去?姊夫,我知道汴梁城里必然將有巨變,你一定事先得了消息是嗎?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大世面,你帶我去看一看好么?”

    方進石聽了她的話,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他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小姨妹年紀這么小,不僅觀察細致入微,而且有著和她年紀性別完全不相容的大氣和從容,她和梁翠容某些地方真的是很相似,都有著先朝劉家皇室不甘平庸的心態。

    雖然劉浣青現在跟著他和梁翠容成長,但一來他事多,不經常和這個小姨妹相處,也沒怎么關心過她,二來畢竟男女有別,做為姐夫自然不太好過于熱心,三來嘛,她的嘴巴方進石已經領教過了,他在劉浣青眼中就是個沒什么出息的商賈,總是奚落他。

    盡管她這么說了,方進石還是當然不能帶她去,方進石走近她一步道:“我是去辦一些公事,也不是什么大世面,這深更半夜的多不好看,你還是先回去吧,我送你回去。”

    劉浣青倔犟的道:“我就不回去,你不帶我去,你也去不成。”

    方進石只好好言安慰哄著她道:“聽話,回去睡覺吧,下次真有什么大世面,我一定帶上你去,成么?”

    劉浣青向后一退,已經到了馬頭前,她用手放在馬的脖子上向方進石道:“你不讓我去,我就刺上它一刀,看你怎么走路。”她的衣袖手腕處微見寒光,顯然藏著一把短刀。

    方進石趕忙道:“別刺它。”他撓了撓頭,無奈的道:“算了,說什么你也不信,我哪兒也不去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他拉了馬頭,回轉過來,準備回去了,走了兩步,卻見劉浣青站在原地并不動,方進石道:“走啊,還站在那里干什么,我不去了還不成么?”

    劉浣青站在那里忽然喊道:“姊夫!”

    方進石回過頭道:“怎么了?”他一看之下,不由大駭,劉浣青把袖中的那把短刀橫過來抵在自己脖頸下,冷冷的看著方進石。

    方進石急急奔到近前,道:“你這是做什么?我說了不去了,真的。”

    劉浣青堅定的道:“你不帶我去,我就刺穿自己的喉嚨。”

    方進石忙道:“你先把刀放下來,有話好好說。”

    劉浣青道:“我要你答應帶我回汴梁。”

    方進石只好答應道:“好好好,你放下刀,我帶你回去。”

    劉浣青怔怔的看了他一會兒,道:“你若是騙我,我讓你后悔一輩子。”說完很快的把那把短刀收了起來,方進石看她把刀收了起來,懸著的心一下子落了地,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劉浣青年紀小小,做事手段卻是如此極端,甚至有些讓他感到恐懼。

    伸手摸一下后背,汗都給嚇出來了。 ( 大宋桃花使 http://www.iebtji.live/3/3303/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