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正文 第三千七百四十四章 伏殺

      皓煙和三個修士走后,白晨也走了。

    只是,當白晨走出百里之外的時候,卻見到了漫山遍野的軍隊。

    這就像是一張大網,超過百萬的大軍組成了一個恐怖的殺陣。

    可以這么說,大能之下的修士,面對這樣的殺陣,都只有隕落一途,沒有第二種可能。

    這是后秦的大軍,他們此刻正等待著獵物跳進他們的陷阱中。

    而這個獵物就是白晨……

    合道修士勉強能夠做到以一敵百萬,只是,那是指無意義的屠殺。

    可是合道修士面對著百萬大軍組成的殺陣之時,也只有敗走的結果。

    凡人對修士來說,就如螻蟻一般微不足道,可是那是指單對單。

    當數量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量變也會產生質變。

    特別是當百萬大軍組成了殺陣,那鎮壓一切的殺意聚于一體,每一個士兵都變得極其強悍,個體來說,他們已經不弱于筑基修士。

    試想一下百萬筑基修士,這是什么概念。

    那簡直就是神擋殺神的神威,除了他們不會飛之外,幾乎可以摧毀一切敵人。

    而合道修士想逃也逃不了,因為軍中殺陣最恐怖的一點就在于此,鎖定契機,直接禁空!

    合道修士的真元法力也會被壓制到最低程度,面對這等百萬殺陣,逃也逃不了,只有硬拼一途。

    當然了,這百萬殺陣雖然恐怖無邊,可是卻不能隨便用。

    這百萬殺陣除了殺陣本身,同時殺陣也刺激著每一個士兵的精氣神,將他們的潛力無限放大,提前的消耗他們的潛力。

    最終的結果就是,不管此役的勝負如何,百萬大軍都活不過一年。

    所以如果沒有必要,沒有任何人愿意使用這種殺陣。

    白晨看著漫山遍野的士兵,每一個士兵的眼睛都散發著兇戾的光芒,身上釋放著如同野獸一般的氣息。

    上至將軍統帥,下至普通士卒,都帶著視死如歸的戰意。

    這就是后秦的兵力么,比之大磐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種軍中殺陣并非什么天大的秘密,很多國家都掌握著軍中殺陣,可是真正能夠用的出來的國家,卻少之又少。

    畢竟在百萬人之中,能夠找到幾個視死如歸的人不難,可是難就難在百萬人中大部分人都接受戰死。

    這是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一支所向睥睨的軍隊!

    白晨輕輕的嘆了口氣,很顯然,他們找錯人了獵物。

    換做任何一個對手,他們都能夠摧枯拉朽的戰勝敵人。

    白晨不想殺他們,甚至可以直接遁空離去。

    只是,這對于這些士兵來說,才是最殘忍的事情。

    他們已經做好了戰死的覺悟,而他們也活不過一年。

    可是,如果白晨就這么離開的話,那么他們恐怕會悲絕而死。

    所以,白晨給予他們這個機會,面對他們的敵人的機會。

    “誰是將軍,出來說話。”白晨淡然說道。

    軍陣之中一匹白馬出列,那是一個俊朗的面容,不過與俊朗面容完全不同的是他身上的凌厲氣息。

    這是一位健將,軍中的殺神。

    而他也與麾下士卒一樣,都只能活一年的時間。

    “本將軍華容!先生有何賜教。”

    “你們擺下如此大陣,自然是對我有一定的了解,可是我自問行事低調,你們就算消息再如何靈通,也不可能這么快就得到我的情報吧?”

    “是大磐那邊的傳信。”華容沒有隱瞞,也沒有隱瞞的必要,更何況大磐是他的敵人,他更沒有理由隱瞞。

    此次能勝固然是好,如果勝不了,也能給大磐添亂。

    因為此次白晨斬殺了后秦的三個化神修士,導致此次入侵大磐的計劃落空,畢竟三個化神修士幾乎左右了整個戰局,而他的手上現在就只有一個化神修士,大磐三個化神修士,所以修士的力量對比完全落入下風。

    所以他才會兵行險招,要將白晨這個導致計劃失敗的罪魁禍首誅滅。

    畢竟一個合道修士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哪怕是付出百萬大軍的性命,也是在所不惜。

    白晨聽到華容的話,不由愣了一下,可是很快就反應過來。

    白晨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個公主啊,當真是個聰明人,聰明至極的人。

    聰明過頭的女人啊!

    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在她的身上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

    不但坑了后秦的這百萬大軍,還要以此來變成她手中的利劍,以此來誅滅自己。

    好算計!當真是好算計。

    “華將軍,我對你與你的將士倒是佩服的很,可是你和她終歸是算漏了一點。”白晨搖了搖頭。

    華容有些詫異的看著白晨,看著白晨那淡定的目光。

    一般來說,即便是再強大的修士,面對著百萬殺陣,也要自亂陣腳。

    畢竟這等殺陣所產生的戾氣,即便是天人境的修士,也要產生心魔,更何況是合道修士。

    可是白晨面對這等殺陣卻波瀾不驚,華容的心頭不禁咯噔一下,一種不詳的預感涌上心頭。

    只是,這時候的他已經退無可退,他和他的麾下將士,只有赴死一戰,這也是他們最終的歸屬。

    “多說無益,戰吧。”

    華容不愿再多說,因為說的越多,心就越亂。

    “她要坑我,也要坑你們,原本你們不用這么做,我并非大磐的供奉,與他們甚至毫無關系。”

    華容的心神一陣恍惚,臉色不禁也露出苦澀:“現在說那么說有何意義。”

    “我只是讓你與他們死的明白一些。”

    “先生可做好準備了?”

    白晨深吸一口氣:“來吧。”

    讓我送你們最后一程!

    華容佩劍指向白晨,傾盆箭雨墜下,那鋪天蓋地的箭雨攜帶著無窮殺意,若是面對之人是合道修士,單單是這箭雨恐怕就要全力抵抗。

    可惜,白晨不是合道修士!

    白晨抬起手,箭雨在半空中凝固了。

    華容瞳孔驟然收縮,白晨手心一放,箭雨唰的一聲倒飛回去。

    嘩啦

    數萬大軍瞬間斃命,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華容大喝一聲:“刀陣!”

    與此同時,華容也已經帶頭御馬馳來。

    “將軍可還有什么放不下的心事?”

    白晨一掌拍碎了華容的坐騎,同時奪過華容的佩劍,一劍刺穿了華容的胸口。

    華容嘶牙咧嘴,幾次試圖反擊,可是最終氣力越來越弱。

    “我有……一個……弟弟……若是……先生……”

    華容話沒說完,已經垂首死去。

    白晨猛的抽出劍鋒:“我明白了。”

    他也許是個屠夫,也許是個戰爭狂人,可是他是個好將軍。

    只是,他死的卻不怎么值得。

    死在一個女人的計謀下,做了一個無謂的犧牲。

    即便華容的死,也沒阻止那些戰意滔天的大軍。

    白晨劍鋒一蕩,撲向了殺陣之中。

    ……

    濃烈的血腥,久久未曾散去。

    皓煙掩著鼻子,走在這尸橫遍野的戰場中。

    雖然已經過去十幾天了,可是這些尸骨居然沒有絲毫的腐朽,這里的血腥彌久不散。

    三個修士在戰場飛了兩圈,落到了皓煙面前。

    “殿下。”

    “可有那個人的尸首?”

    三個修士都搖了搖頭,臉色凝重無比:“沒有。”

    “怎么會失敗?這不可能……難道他不是合道修士?而是大能?”

    “應該不是大能,這些戰死的士兵全都是被人用刀劍斬殺的,沒有一個是死于法術,可見那個人的確是被壓制了真元法力,只是,他雖然是得道高人,可是終歸也沒擺脫血肉之軀,要斬殺這百萬大軍,實在是匪夷所思,而眼前這一幕又分明說明了他的確做到的,總之此地種種異象,讓人實在不解。”

    “那人既然沒死,那以后的麻煩恐怕就大了,真是頭痛。”皓煙一陣頭痛。

    她可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的那點小動作能夠瞞得過對方,想必對方也早就知曉了自己的計謀了吧。

    “殿下放心,此人如此妄動殺業,而且又消耗了大量的精氣神,現在絕對處于虛弱之中,若是能夠找到他,合我等之力,必能將他擊殺,哪怕是無法拿下他,至少也讓他百年之內無法復原。”

    “我們現在沒發現他,你們以為還能找的到他嗎?”皓煙不會把希望寄托在那點可能性上。

    對方這時候若是真的身受重傷,恐怕也已經躲藏起來,怎么可能輕易的被他們找到。

    “看來我需要準備著,迎接一個恐怖的合道修士雷霆復仇了。”

    “殿下放心,我等必定護佑殿下周全。”

    “就算合道修士,也不是全然無從應對。”

    “這我自然知道,只是這代價不小,早知如此,就不該輕易的與他交惡。”

    “此人行事想法飄忽,不識好歹,既然不愿為殿下所用,那便罪該萬死。”

    “呵呵……”皓煙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自己的洗腦倒是很成功,只是他們三個的想法未免太過簡單了吧。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們的思維簡單,才能這么輕易的被自己掌控。

    “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不過現在還是正事要緊,我們該回皇城了。” ( 移動藏經閣 http://www.iebtji.live/2/2750/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