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227的章 東風的預兆

      徐萱答應張少龍,收下未來徐氏百分之一的股份,無論如何都不能反悔,當然她篤定,這家公司如果以后讓張少龍經營,自己肯定能在年底收到不少的分紅。特么對于看書網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

    “少龍,你剛剛說的導火線又是什么,你可別告訴我,是另外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徐萱直接把張少龍不能說的后路封死。

    當然,他也沒打算隱瞞,畢竟兩個人現在是合作的關系,要是自己什么都不說,怎么建立合作的關系。

    “沒打算不告訴你,這人是我在我們公司的車場發現的,我那天去巡查,剛走到門口管理人員就過來跟我說車場里面抓了一個偷零件的賊,接著……”

    絮絮叨叨說了十幾分鐘,才把那男孩兒的被抓和被自己收服說的一清二楚。

    “不錯啊,找到了催化劑,還收了一個小弟。”徐萱對于這個奇葩的男人,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我要是有這種沒有腦子就會橫沖直撞的小弟,我干脆先一口裝死算了,別跟我開玩笑了。”張少龍撇撇嘴,對于自己新收的兩個小手下,都不怎么滿意。

    二人的談話才剛剛開始沒多長時間,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看了來電顯示,竟然是個陌生人的好嗎。

    “喂你好,我是大嶺貨運公司……”

    “你張少龍吧,我是薛天。”

    張少龍皺了一下眉頭,瞬間反應過來,“哦是你,打電話怎么了?”

    這機械式的回答,顯然讓電話那頭的薛天有點兒不知所措,“沒,也不是,是這樣,其實……哎呀,我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時間,請你吃飯,順便跟你談談徐氏公司的事情。”

    張少龍高興的咧嘴大笑,沖著徐萱一個勁的指著電話聽筒,最后干脆直接設置成了免提。

    “這樣啊,好,那就你定時間地點,到時候給我發短信,我一定準時出現。”

    掛了電話,他忍不住一奔三尺高,薛天出現的可真是時候,前一秒還在擔心收購股票的錢沒著落,后一秒就有了豐富的財力資源,真是不想讓徐浩輸的一敗涂地,就沒有辦法。

    徐萱的臉瞬間就掉了下來,心里更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喂你不是吧,不就是薛家的薛天給你打電話了嗎?你這么興奮干什么,愛上她了?”

    天知道,徐萱的吃醋到底是為了什么。

    張少龍嘿嘿一笑,“愛還談不過,不過是個美女,誰都喜歡,我也不過是一個當過幾年兵的鄉村小痞子嘛。”

    徐萱果斷抓起手邊的包裹起立,“我身體不舒服,今天就說到這里吧,再見。”

    他趕緊拉住徐萱,捏了你她柔軟的臉蛋兒,“傻妞兒,跟你開玩笑呢,你剛剛不是提醒我,破盤的時候猛收購他們徐氏的股份嗎?難道你不覺的薛天的出現,正是在幫助我們嗎?”

    徐萱撅著嘴巴,固執的不看向張少龍的方向,“這有什么好幫助不幫助的,收購的事情,就是誰有財力,誰有能力,就去做了,何必弄得神神秘秘,誰都不讓知道?”

    “話不能這么說,再怎么說,我們貨運公司不過才剛剛興起,無論是各種方面,肯定都得需要別人的幫助,而薛家就是對我們最有幫助的一家,再加上薛家對徐氏的種種,定然不會正面收購,反而需要有我們這樣側面的角色,老幫助完成,你說呢?”

    張少龍說完,得意的挑了挑眉毛,自己的計劃早已經滴水不漏,現在薛天的出現,已經帶來了東風的前兆,他們只要順勢往下帶,這東風肯定卷著殘云,光速來臨。

    徐萱聽他這么一說,也點了點頭,更何況薛家是銀行背景,就算他貨運公司在牛掰,也是需要調動一大筆資金,來進行股票的收購,而薛天,就是這最好資金的載體和引導者。

    “我就暫且相信你了,那我現在能做什么?”

    張少龍勾起嘴角,眼睛瞇住,與生俱來的痞氣充滿了一種個性的魅力,讓徐萱忍不住心跳加速。

    怎么跟這家伙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從來沒有發現過,他竟然還有這么帥氣的一面。

    “你現在唯一,并且一定是你才能做好的事情就是……嘿嘿,嘿嘿,就是繼續采集各種各樣徐氏的糗文,我要看看徐老頭子的忍耐性,到底還有多久。”

    徐萱咬著筆頭,認真的點頭,“這種事兒,就包在我身上,對了,你剛剛不是說薛天打電話來了,你還不去?”

    張少龍趕緊起身,“行,那我先走了。”

    坐在車里,他趕緊給呂美蓮發了一個短信,告訴她自己一會兒就回去,踩下油門,朝著薛天短信上的地址行駛過去。

    薛天挑選的是市中心的一家飲料吧,這里的年輕男女很多,而張少龍站在人群中,顯得有些鶴立雞群。

    還好薛天趕來的及時,不然他肯定會跑回車里躲起來。

    二人挑選了一個格擋坐進去,點了兩杯冰飲,一邊喝,一邊聊。

    “最近的報紙你應該看了吧。”薛天開門見山,張少龍點頭。

    “那也不用我兜圈子跟你解釋了,你應該知道,徐氏和薛家算是兩個對立的局勢,如今徐氏已經漸漸都比不上我們薛家,我們薛家為了要將他們直接鏟除,決定偷偷雇傭一家公司來暗中進行收購他們的股份,不知道你的貨運公司,是否有興趣,承擔起這個重大的責任。”

    bingo!

    張少龍真是把自己都佩服的五體投地,一切算計的剛剛好,看來他們不需要費一分錢,就算不能把徐氏收入囊中,可也能夠賺一大筆足夠擴建貨運公司規模的巨款了。

    只是,現在是薛家先開口,自己會陷入被動的一方,這樣的話,他們就會沒有任何的話事權利。

    張少龍笑著看向薛天,心中不住的對她點頭,還真別說,難怪薛家也能夠撐起cs縣的半邊天,就是因為,除了薛老爺之外,還有一個頭腦不是一般聰明,金融能力不是一般牛掰的薛公主,薛天。

    而相比起徐氏來說,雖然徐老頭的能力可能再薛老爺之上一些,可是他卻有一個樣樣都扯他后退的兒子,就算他再怎么努力,還是得留下一條腿在遙遠的后面,讓兒子一邊啃,一邊借力往上爬。

    “不知道薛家為什么會看中我們大嶺貨運公司?”張少龍努力吧主動權搬回來,這樣,他又極大的可能能夠為公司博得更大的利潤。

    薛天嘴角輕輕挑起,一雙眼睛盯著張少龍,仿佛洞穿一切,“能力,崛起的速度,發展方向,當然,還有最重要的。”

    他心里一緊,難不成薛家那老頭子也跟徐浩一樣,是個老色鬼,看中了美蓮姐?如果真的是這樣,就算這生意給十個億,他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拒絕掉。

    “最重要的你。”

    薛天的大喘氣,差點兒沒讓張少龍緊張死,可是一開口……

    “咳咳,咳咳。”他直接扶著胸口咳嗽起來,“你剛剛說什么?”

    薛天向前傾,靠在張少龍的耳邊,吹了一口氣,“因為最重要的是你,所以我才說服我爸,讓你作為我們的代理公司,去把徐氏散落在外面零零散散的股份給收集回來,怎么樣,我對你好嗎?”

    薛天的眸子里帶著幾分妖艷,再加上這魅惑的動作,更是沒有超凡定力,控制不住自己。

    張少龍咬了咬舌頭,生怕自己被這‘美人計’給迷惑。

    “薛……天,我們貨運公司和你們公司合作是沒有問題的,只不過……”

    薛天勾起嘴角,目光中的柔美差一點點就讓張少龍淪陷,“只不過什么?你說什么,我都會幫你去說服我爸的,這單生意,說什么我都會交給你們貨運公司去做的。”

    張少龍自知魅力不淺,可沒想到,就連只見過兩次面的薛天,都為他傾心了,“薛天,我張少龍很感謝你對我的喜歡,只不過,這種事情……你明白嗎?”

    薛天伸出食指,含在唇邊,用粉嫩的小舌舔舐,那誘惑的動作,讓他忍不住幻想,將自己飽滿的龍頭塞入那蓮花一般的口舌中享受,該會是怎樣一番暢快的享受。

    不對不對,想什么呢,這可是談生意的時候,他趕緊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

    “你不明白,我就解釋給你聽,我張少龍很感謝你薛天對我的喜歡,只不過男人的事情,不應該由女人來插手,更何況是這種關系到我未來的事情,如果你所說的,不是薛老爺所期望的,我想我很有必要,和薛老爺見一面,親自說說我的想法,如果薛老爺答應,那真是皆大歡喜,如果不答應,也沒有關系,我不信我張少龍,兩個股份都收不到,日后還能成大事。”

    “好,好,說得好!”

    他的話音剛落,收銀臺后面就走出來一個年約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男子看起來有幾分眼熟。

    “吧。”

    薛天一張口,張少龍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就是cs縣的薛老爺子,打量一番,更是佩服不已。

    五十剛剛出頭的年齡,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雖然老了,可是依舊風度翩翩,充滿了成熟男人的韻味,一頭干練的黑色短發,看起來神采奕奕,根本不像八卦新聞上寫的病危,薛老爺子甚至比不少比他年紀還輕一些的男人,還要健壯不少。

    “你就是張少龍吧,天天經常跟我提起你,你好,我是天天的父親,我叫薛霸天。”

    張少龍伸手的同時愣住,難怪薛家能夠在cs縣站穩腳,并且有一定的地位,原來還要靠薛老爺子這霸氣十足的名字。

    第228章霸天的游戲規則

    薛天約見張少龍見面,他卻意外的見到了早已經等候多時的薛老爺子,薛霸天。

    張少龍趕緊伸手握住,“薛叔你好,我是張少龍,久仰久仰。”

    薛霸天雖然名字霸氣,氣質霸氣,可是人卻一點兒霸王之氣都沒有,反而多了幾分人老了之后的慈祥。

    “上車,上車慢慢談。”薛霸天直接將張少龍邀請上了自己加長林肯的車上。

    一開車門,他真是下巴砸在了車匡上,這豪華的車,跟房車基本上沒有什么差別,只不過這里不能直立,而房車能直立而已。

    “喜歡?”薛霸天一眼就看穿張少龍的欣喜,說出他心里的想法。

    張少龍笑了笑,趕緊收起自己浮夸的表情,看他面前的這塊兒老姜,就算是自己一言不發,都能把自己看個透徹。

    他偷偷的猜,這薛霸天會不會是個外星人,甚至連透視的功能都有,說不能還能偷看到自己因為出門著急,而穿反掉的小三角呢。

    “少龍別緊張,今天也是我讓薛天約你出來的,沒跟你打招呼,就突然的叫你過來,還把一些事情強行交給你做,我們感到很抱歉。”

    薛霸天的鞠躬,估計就算是警察局局長,都要禮讓三分,更何況他張少龍,不過是cs縣一家小公司小部分的小經理

    “薛叔,不敢當不敢當。”他趕緊握住那雙不知道指點了多少能人異士的溫暖手掌,還真別說,這成功人士的手掌,真要比普通男人的寬厚幾分。

    “少龍,我家薛天經常跟我提起你,說你是個很有頭腦的男人,這段時間,我一邊關注著徐氏的事情,一邊關注你的貨運公司,我發現一種蝴蝶效應。”

    他一聽說薛霸天說出蝴蝶效應,立馬明白過來,原來自己這些將徐氏公司一步步帶入沼澤的伎倆,早已經被薛霸天這個局外人看的一清二楚了。

    薛霸天笑笑,給薛天試了一個眼色,薛天立馬倒上兩杯紅酒,薛霸天拿起一杯遞給張少龍。

    “先別多說,叔叔為能交到你這樣的朋友,而感到高興,喝一杯先。”

    這酒握在他的手中,肢體到是沒有,也沒敢有過多的反應,可是心里卻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到底該喝還是不該喝。

    如果喝了,就意味著薛天所說,當代理公司的事情成了,可是如果不喝,就擺明了和薛家唱反調,相比起來,徐氏有個敗家子徐浩,就連殺傷能力,都比薛家下降了不少。

    “謝謝薛叔的賞識。”張少龍猶豫了一下,就果斷的端起杯子,一口下肚。

    這紅酒醇香的味道也只是剛剛在味蕾綻放,就被一股腦的吞進胃里,當做是水分給身體作了補充。

    薛天坐在車子的另一頭,自顧自倒了一杯拉菲品了起來,一抬頭看到張少龍瀟灑仰頭的動作,這才看到他竟然一張口,把多半杯的紅酒都給吞了下去,忍不住笑了起來。

    薛霸天的目光冷然,只看了薛天一眼,她就立馬乖巧的低下頭,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中。

    張少龍眨了眨眼睛,手不自覺的抖了一下,伴君如伴虎,就是這種奇怪的感覺嗎?

    有那么一瞬間,他甚至想要變成薛霸天,擁有哪種居高臨下氣勢,和絕對話事權的能力。

    “少龍你也別介意,我家薛天從小就是散養,性格以及某些后天的方面,補充的也算可以,只是有些先天性的東西,改不掉,我盡力了,也無可奈何。”

    張少龍笑著點頭,這些話,也不過是聽聽算了,都是客套的禮節而已。

    “薛叔,咱們開門見山,薛家這次想要通過我們貨運公司,明目張膽的收購徐氏大部分散落在外的股份,那我們公司會有什么好處?”

    薛霸天放下酒杯,說起正事,臉上的表情立馬變得嚴肅起來。

    “徐氏最近糗文滿天飛,不單單是股票的價格下降,就連股份,也在徐浩那種敗家子的折騰下,根本沒有什么特別能利用的使用價值,之前你應該做過了解,我們薛家,第一不缺錢,第二不缺能夠零跑商業圈的巨頭,這次的收購,完全是我薛霸天的個人決定。”

    “還有我。”薛天插嘴,還不忘和張少龍渣渣眼睛,看來她真的已經喜歡上了張少龍。

    薛霸天到時不介意女兒的搞鬼,釋然的一笑,繼續轉變成嚴肅,探討收購的問題。

    “徐氏在cs縣之所以能立足,許多人都說是徐氏自己的能力,事實上,我們薛家絕對是幫了一個大忙,我可以負責人的說一句,如果不是我們薛家當如的幫助,他們徐氏,還根本就是街邊的一個小攤販。”

    薛霸天所說都是實話,只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再次拿出來,他會怕別人誤會他,是一個記仇,不能原諒敵人的失敗者。

    “薛叔照你這么說,徐氏被你收購之后,很快就會被摧毀掉嗎?”

    薛霸天迅速點頭,這想法早已經在自己的腦海中日日夜夜交替出現了無數回,只是習慣隱藏自己,把自己從棱角分明的正方形變成圓潤的球,這些事情,他甚至從來沒有想過說出來。

    “這次的收購一定要跟我們貨運公司合作嗎?”張少龍把握主動權的機會,已經勝券在握,現在只需要等一句話,一切就能完美的處理。

    薛霸天當然知道張少龍的想法,老姜早已經擁有過人的眼睛,洞察可是一流的準確,“少龍,還是年輕人,胃口是不是不需要那么大?”

    張少龍勾起嘴角,“薛叔,這可就是你說的不對了,這件事情明擺著是你們薛家提出來,來找我們貨運公司的,現在說起來,也應該是你們找我們幫忙,您說呢?”

    薛霸天說話不緊不慢,慢工出細活而,這是他早就知道了

    事實上,他當初決定的并不是張少龍的公司,而是女而薛天強烈的要求,一個勁的幫張少龍美言,再加上他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失落,這才同意下來。

    這樣看來,似乎這件事情,不用他開口,就已經沒有合作的可能性了。

    張少龍的火候掌握的剛剛好,太大了,會把東西給燒壞,太小了,又根本不熟。

    “薛叔,其實我跟你說這么多,也不過是為了我們貨運公司更多的利潤,你也知道的,我們都是出門在外做生意,誰都有為難的時候,更何況我們只不過是一個才出現在cs縣,新起來的公司,我們自然需要更多前輩的栽培。”

    薛霸天聽著點頭,肯定張少龍的口才。

    “而薛家就是眾多前輩中,最穩健的一個,如果這次薛家能夠把努力得到的最后成功,分享給我們貨運公司,我想我們會更加高興。”

    說到頭,張少龍也只是希望,日后的徐氏公司,能夠成為他張少龍的張氏公司,又或者說,只是成為他們煉獄堂旗下的搖錢樹,誰冠名,還真是一點兒都不重要。

    能和他薛霸天當面談生意的人,本身就沒有幾個,能夠有張少龍一般,如此有膽識,當面說出自己要求的人,就少之又少。

    單從這一段,薛霸天很是認同張少龍,只是從公司的角度看去,他也是個公司人,也應該為自己的公司謀取更多的利益。

    “我們都是各自站在各自的角度上看,不如換位思考,如何?”張少龍開口,贏得了薛霸天的笑容。

    他心中竊喜,看來徐氏成為煉獄堂搖錢樹的事情,應該沒有什么落差了。

    薛天早已經在旁邊把自己父親和張少龍的談話,聽了個透徹,心里更是緊張的不行。

    要說任何人了解薛霸天,肯定比不上薛天,她對父親的了解,讓他更加意外,張少龍說了那么多,父親決定之外的事情,可卻沒有看到父親一點怒目的表情,難道事情已經定下來了?

    薛霸天停了張少龍的話,猶豫了很久,直接從懷中掏出一張支票。

    張少龍不禁皺起眉頭,猜測薛霸天的想法啊,而薛天的臉上,則是露出了這段時間之內難得笑容。

    看來,薛霸天已經同意了這次收購事情,由貨運公司接受的提議。

    他大筆一揮,唰唰唰的在支票上寫下一連串零的數字,刺啦一聲撕下來,遞給面前的張少龍。

    “年輕人,正如我剛剛所說,在cs縣,能夠跟我面談的年輕人沒有幾個,能夠直白的在我面前說出自己想法的,更沒有幾個,我很欣賞你,當然我更多的是相信我女兒的眼光,這里是一千萬,通過這一千萬說話,如何?”

    薛霸天和張少龍玩了一個游戲,他如果能把這一千萬發揮最大的力量,收購回最多的徐氏股權,那他薛霸天就立馬投資大筆的資金,將徐氏剩下的股權收回來。

    “薛叔,那我的要求……”

    薛霸天勾起嘴角,他面前的年輕人,和他當年年輕氣盛的時候,頗有幾分相似,只不過,少了那一份狠心的勁而已。

    “如果你能夠用著一千萬,收購到我想要的那個數字,我不但在資金上鼎力相助,徐氏最后都歸到你們貨運公司旗下,你看怎么樣。”

    薛霸天的游戲規則,顯然說到了張少龍的心頭,他更是興趣大增,直接與薛霸天擊掌為盟。

    “薛叔,就這么說定了。” ( 鄉村痞少 http://www.iebtji.live/0/21/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