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三百十章十 宮里的宴席

      眼見那人瞬間就融入了屋外深黑,祈男陷入沉思。信中除了皇后的事,她冒險亦多提了一句關于宋玦,關于關外的戰事。

    直覺告訴她,此時皇帝正有求于已,投桃換李,也許此時正當宜時。

    不過伴君如伴虎,誰知道皇帝看見信后,會不會動怒呢?也許認為自己是挾危提情?祈男深深吸了口氣,畢竟誰也說不準皇帝的心理。

    可是無論如何,就算皇帝動怒,她也要為自己的愛人放手一搏。玉梭的事給了她教訓,要護衛就得在當下,放長遠看,也許就錯過機會了。

    次日早朝之后,宋老爺將祈男叫進了外書房里。

    “今日受西關戰事鼓舞,”宋老爺緩緩開口,于他來說,對女眷提起朝中公事是極難得的,今日可算破例:“皇帝另命精兵一支,將于近日趕去增援,爭取盡快結束邊疆之爭,大軍勝利班師回朝。”

    祈男心頭大喜,這么說來,皇帝是接受自己的要求了?

    為免太過容易。

    “為賀喜此役之勝,皇帝特命三日后于玉燭殿設宴,廣邀百官,女眷么,”宋老爺本是背手側立,說到這里,轉過身來直面祈男:“皇后領眾妃,于南薰殿款待。”

    祈男不動聲色,重頭大戲終于要來了,皇帝是否借機與皇后修好?還是借機另起事端?

    “請老爺恕媳婦多嘴。”祈男不知自己該不該問,可眼下已不是猶豫的時候:“平陽王和梁老爺,是否也在同邀之列呢?”

    宋老爺倒是一點猶豫也沒有。很快答了出來:“百官中豈可無這二位重臣?”

    “聽說平陽王病了?”祈男猶自不信。

    宋老爺冷笑:“今日早朝之后,皇帝將親自去平陽王府,一來探視,二來親邀,平陽王只要能動,必不負皇帝盛情。”

    祈男神情淡雅,眸光清冷。唇角輕輕向上揚了一揚,不再出聲了。

    宋老爺亦沉默下來。目光投注在祈男身上,皇帝貼身內官喜公公的話再次回響于耳邊:“宋老爺這門親結得可算上佳,就連皇帝,也覺得十分羨慕呢!”

    這話什么意思?當時宋幀并不明白。可現在細想,卻頗有些不詳之意。

    有鳳來儀。

    早朝后皇帝吩咐喜公公送給宋幀的御筆墨寶。這四個字可大有深意,宋幀不覺在心中搖頭,這丫頭鋒芒畢露,只怕不是好事。

    皇帝對宛貴人舊情尤存,如今見著個更出色的版本,豈有不動心之理?

    “你下去吧。”宋老爺收回目光,淡淡地吩咐祈男:“記住明日看緊太太,”對自己夫人的斤兩。宋幀還是心中有數的:“還有皇后。”

    這才是正經要事。

    祈男躬身應聲,退了出去。

    通向勝利的路上從來不易,如今又多了一重障礙。

    三日之后。宋府女眷接品大妝,于宮門外等候,次第按序進入。

    祈男遠遠看見前頭似有一人面熟,指于老夫人看,老夫人微微頷首:“平陽王妃也來了啊。”

    “看來平陽王必定也到。”祈男咬緊雙唇:“昨日聽聞,城外駐軍又近了百里。揚州都督四十四州軍事,亦有所動靜。看來今日。。。“

    老夫人回視她一眼:“怎么,怕了?”

    祈男笑了笑,眼神明澈,眉目嫣然,她看上去一點也不擔心,反有些大戰前的期待:“怕就不來了,老夫人您說呢?”

    老夫人大笑:“今日百角齊備,只看這戲怎么唱吧!”

    宋夫人聳頭搭腦地跟在二人身后,萎頓不已。皇后已有三日不曾與她互通消息,這便是放棄她的意思了。可她不明白,自己錯在哪里?自己連呂媽媽都陪進去了,現在說棄就棄?!

    玉燭殿里,酒綠燈紅,笙歌四座,宮娥內侍,一個個傳菜送酒,川流不息的奔走,好不忙碌。皇帝大開宴度,召百官飲宴,一般臣下,誰敢不至,瓊筵始開,笙簧并奏。皇帝居中一席,南面高坐,平陽王獨獲殊榮,坐于右首,宋幀則與梁之平分坐兩側。

    皇后那頭,亦是熱鬧非凡,宮中女官親自手釀的百花釀,每人賜三杯,先飲過后說話。

    皇后今日身著花冠繡袍,瓔珞錦云肩,翠袖大紅裙,鳳冠龍髻,鶴佩霞裳,端莊凝重坐于上首,先說了些閑話,酒過三巡之后,開始漸入正題。

    “今日大家歡喜,一來西關勝仗,二來么,”皇后向下首一處空位微笑張了一眼:“亦為穎嬪有喜。”

    宋夫人放下酒杯,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可惜太后沒來,也沒將個穎嬪帶來。”

    宋老夫人看她一眼:“媳婦想是酒高了?誰不知道太后又病了?穎嬪害喜害得厲害,皇帝亦早發了話,不必過來的。”

    皇后寬厚地笑:“正是呢!吃酒事小,壞了龍胎事大!”說畢驚覺失言:“哎呀該打!本宮怎么說出這話來!也罷,自罰一杯吧!”說著舉杯唇邊呷了一口,眾女眷看著,少不得同飲。

    宋夫人酒量不中用,心里又有怨氣,此時便覺得有些心跳頭暈,再見皇后面上似總有喜色,便不太受用,老夫人又說了那樣的話,趁機便推說自己果然喝多了,要出去吹吹風才好。

    皇后允了,又讓身邊內官宮女好生伺候:“別讓夫人磕碰著哪里!前日才下了雨,路滑水高的。”

    內官應了,急急跟了出去。

    此時玉燭殿里,酒色正酣,宮女們各穿一色的白舞衣,手執五彩霓硅,孔雀云扇,熱舞于殿前,平陽王人在座上,心不在焉,手里端著酒杯,卻總也放不到唇邊。

    知道今日必須入宮,平陽王早預備下退路,也可說是保險。揚州那邊已命其連夜行軍,務必于今日趕到京郊,與本已在城外的兵力合并。

    兩下里相加,將有近十五萬大軍,與之相比,御林軍將不成問題。

    皇帝另有親兵八萬,不過此時尚在山東原地沒動,平陽王特命人打探了得知,確之又確。

    看你怎么敢動我!

    平陽王在心里冷笑。如今他只急的是,揚州那邊,能預期趕到么?

    “平陽王這是怎么了?莫不此酒不佳么?還是舞蹈不精?”見平陽王如此,皇帝不禁關切地問。

    平陽王心中有所牽掛,哪里喝得下去?只是不得不虛應回道:“回皇上的話,臣著實身子不太爽利。。。”

    宋幀立刻長身而起:“平陽王想是獨飲得悶了,老臣敬平陽光王一杯,大喜之日,求平陽王賞個面兒才好!”

    皇帝笑道:“就是,熱鬧熱鬧,酒不下肚哪來的熱?沒了熱,鬧也鬧不起來,平陽王給宋中書個面兒,朕也陪上一杯!”說著倒一杯進了口中。

    平陽王見此,不得不喝,酒入口中,如辣線一條,貫腸而過,著實不太舒服。

    好在很快有內官上話,平陽王聽后,心頭大大舒齊,果然趕到了,甚好,甚好!

    梁之平眼見平陽王臉上有了笑意,不覺心頭松了口氣。有皇后的關照就是不一樣,那揚州的都督本是皇后那邊的親信,因此才有內官回話。

    皇帝似一無所知,自管自賞舞吃酒。

    皇后那頭,亦酒到暢處,宋夫人卻久不見進來。老夫人幾回要向外張去,祈男緊緊握住她的手,又附耳安慰她幾句

    “不好了不好了!”殿外突然傳來吵鬧聲,不多時有個宮女慌張跑了進來:“回皇后娘娘的話,宋中書夫人,她,她掉進護城河里去了!”

    老夫人身子一震,其實她已有預感,但沒想到皇后出手如此之快,如此之狠!

    皇后有了更好的棋子,原來那個,自然要殺人滅口。

    祈男卻平靜鎮定,絲毫不亂,皇后的一舉一動都在她預料之中,人性狠毒,行事自然不會寬厚。

    宋夫人亦死有余辜,若不是她,玉梭不會早早離開人世。

    可是,她畢竟是宋玦的母親。

    “老夫人不必過慮,”趁殿上大亂,皇后假意命人去救時,祈男悄悄對老夫人低語:“前一日我已與太后商量到此事,夫人此時想必已被太后的人救下了,剛才那跟出去的內官都被太后買通,皇后得知的不過是一句誑語罷了。”

    老夫人長吁出一口氣去,反手過來,重重握了祈男一把。

    祈男靜靜站著,看眾人忙亂,那對顧盼生輝,像是落了那漫天星辰的璀璨雙眸,漸漸與皇后陰毒的眼神交匯于一處。

    誰知道呢?也許除了宛貴人,皇后與平陽王的罪行,又將多一個人證了。

    祈男淺淺一笑,與皇后微笑示意,心照不宣。

    皇后亦心滿意足,很好,最后的障礙已然除去。

    皇帝此三日,夜夜歇在她宮中,重溫鴛盟,再拾舊情,更比新婚時纏綿舒蕩。皇帝枕上帳中對她陪了百萬個不是,更親手交給她一枘新的玉印:慧澤。

    “今后你就以此印掌控后宮,朕除了你,是誰也信不過的。太后老了,皇后不過再忍耐些許日子,也就是了。”

    皇后嬌笑:“這也罷了,太后是長輩,本宮少不得敬她。可穎嬪她。。。”(未完待續) ( 弄巧成緣 http://www.iebtji.live/0/10/ 移動版閱讀m.qishu777.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